后4G时代下的中国运营商 路在何方

手机与无线通信 时间:2017-12-29来源:C114

  “5G技术改变人与世界的互动方式,带来增强型移动宽带(eMBB),还能支持关键业务服务和海量物联网应用”。多家媒体报道,我国的三家基础电信营运商都已经开始了5G实验,而且部分省市已经开通了5G基站,例如中国移动宣布在雄安新区成功开通5G基站。另外一些运营商也已经开始了5G试商用前的清频工作。

  在4G正式商用时,运营商企业就喊出了“4G,未来以来”的口号。从整改社会发展的角度来说,4G时代是真正的移动互联网时代。他极大地改变了人们的生活、生产方式。首先源于三家基础电信运营商的开创性建设和运营,造就了中国互联网企业的巨大成功,推出共享单车、移动办公、移动打车、互联网金融等伟大的革命性创新和世界领先的伟大应用。实际上从3G到4G主要的特征是速度更快、带宽更宽,从4G到5G的主要显像特征也是速度更快、带宽更宽(当然这其中涉及到了通信模式的改变,但是从客户角度来说不容易感知)。

  一、5G前的国家战略

  网络和信息化代表着新生产力的发展方向,是新时期决定国家竞争优势的关键要素。通信运营商面临着重大发展机遇和挑战。

  国家在“十三五”规划确立了 “网络强国”、“中国制造2025”、“一带一路”等国家级战略,布局“宽带中国”、“物联 网应用推广”、“云计算创新发展”、“互联网+行动”、“大数据应用”等八大信息化专项工程,要求到2020年我国的固定宽带家庭普及率达到 70%,移动宽带用户普及率达到 85%,制造业信息化水平大幅提升,网络信息安全得到切实保障。上述国家级战略的实施有望加快新一代信息基础设施发展,孕育出多个两化融 合领域的万亿级市场,有效拓增行业发展新空间。

  工信部明确了2018年的重点工作任务,要求进一步提升网络供给能力,加大网络提速降费力度。加快百兆宽带普及,实现高速光纤宽带网络城乡全面覆盖、4G网络覆盖和速率进一步提升、移动流量平均资费进一步降低。在国家“三去一降一补”的大环境下,产能过剩的各行业都基本成功实现了去库存,一些钢铁、水泥等部分行业产品价格还出现了增长。但是通信行业在持续提速降费,三大基础电信运营商降费幅度都超过了30%,相序推出了平民化资费套餐,DOU超过1GMB,增长明显。提速降费让利于民,这本身也是符合国家发展的大方向,但是对于作为企业的运营商来说,一方面要保营收、保利润,另一方面要保增长、促发展,为经济增长贡献新动能。这相对来说就要求提高运营水平,增强精细化管理能力。

  对于重资产的运营商来说,在5G+NB+宽带运营面前,首先是建设投资,这些资金从何而来,又如何实现盈利,考验着新一代运营商人。

  二、技术演进下的抉择

  故事还是要从3G时代说起。中国移动持有的是中国自有知识产权的TD-SCDMA制式,中国联通是美国高通的WCDMA制式,中国电信是欧洲标准的CDMA2000制式。单从客户的感知来说,最好的是联通的WCDMA,然后是电信的CDMA2000,最后是移动的TD-SCDMA制式。从国际运营的角度看,WCDMA和CDMA2000是最成熟的制式,不但有国外多家运营商的运营经验,而且更重要的是有国外大厂商的设备、终端和芯片支持,包括苹果、高通等公司都首先支持的WCDMA和CDMA2000制式,也使得联通和电信从移动手中抢占了很多高端客户。

  现在回过头来看,中国移动面临如此不利的形势,打出一副好牌,成功扭转了不利局面。通过大面积补贴,培育了国内设备商(中兴、华为等)和终端商(华为、OPPO和VIVO等)。这些厂商现在也实现了弯道超车,成为了行业收入和份额靠前的世界级公司。但是拥有最优通信制式的联通,在3G时代不但没有更进一步,反而被中国电信逐步超越。到现在中国联通的第二位置相继被中国电信和中国移动占据,联通落到彻底的第三名(移动份额中国移动第一,中国电信第二;宽带份额中国电信第一,中国移动第二)。

  或许正是沉迷于3G的成熟技术、终端和国外运营经验优势,在4G来临之时,且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,中国联通还在大力推动建设3G+,以3G+为基础补点建设4G,打算靠3G与另外两家的4G竞争。当然中国联通也有自己的难处,现金流紧张、3G投资成本尚未收回等各种原因。但是在通信制式代差面前,显然中国联通的选择是错误的,而且事实也证明了联通的失误,到现在中国电信已经超越联通成为移动行业份额第二的运营商。

  现在5G正在紧锣密鼓部署推进,从2014年4G正式商用到2018年5G商用,这期间运营商建设投资肯定不能收回,相对于2G的10多年的运营周期,直到现在也没有退网,而且2G时代也正式运营商的黄金时代,真正可以躺着赚钱的时代。4G的成本回收期如此之短,三家运营商的资金压力就可想而知。但是技术就是生产力,谁掌握了先进技术谁就掌握了最有利的竞争手段。而且联通3G时代的教训才刚刚过去,所以无论如何咬紧牙关,三家运营商都要争抢技术优势和先机。当然这并不是附和技术无用论,更不是附和技术制胜论,运营商的抉择也有被迫,毕竟国外制式和运营更成熟,我们还处于追赶超越的关键期,现在放弃5G升级,就可以说等于放弃以后的竞争,况且也就等于放弃了4G时代积累的优势。无论未来多么困难,5G总是要上的,而且三家肯定要争取早上。

  三、激烈竞争后的困境

  技术快速更新迭代,基础网络投资压力增大。2G到3G经历了十年左右的时间,3G到4G经历了5年左右时间,4G到5G经历了3年左右的时间。代差时间间隔越来越短,极大地压缩了投资回收期,缩短了固定资产折旧摊销时间,直接造成利润和利润率增长压力。加大基础投资势必要压缩营销和管理等费用支出。单从中国移动来讲,中国移动面临3G技术落后并且无宽带牌照等不利局面,移动也只能依靠用钱捆绑客户,增强客户粘性,防止客户流失。各地为了用完预算,为了花钱大动脑筋。相比现在,2010年的3G时代竞争只能算是入门级。从2014年大规模建设4G开始,特别是2016年到2017年,从以前的“撒钱捆绑营销”过渡到“业务融合营销”,中国移动也到了“勒紧裤腰带”经营的境地,无论是综合管理、市场营销、工程建设还是网络维护都面临成本费用紧张,而且很多地方开始了“寅吃牟粮”搞经营,开始透支过日子。

  降价成为获客的主要手段和竞争直观表现。纯粹的新增客户受限于人口的自然增长和物联网发展的速度,三家运营商相互间的新增客户主要来源于相互争抢对手的客户。而这其中,降价又是主要手段。作为份额最大的运营商,中国移动采取被动降价模式,电信和联通主要依靠降价挖掘异网客户。移动主动降价直接降低营收和利润,而跟随式资费策略,让移动处于被动式防御境地,对于保有资费敏感型客户非常不利。目前电信在一些省市推出了39元不限量套餐,资费竞争更趋激烈。对于联通和电信这种蚕食式移动份额模式,对于移动恐怕有千里之堤毁于蚁穴的风险。事实上,中国移动的份额也一直在降低。

  联通强势混改,强化了内部管理和跨业融合,增强了行业竞争能力。一方面通过混改融入大量建设资金用于弥补基础网络建设短板,而且通过强制性削减部门和人员强化了内部管理,长期存在的“两张皮”得到缓解,另外一方面混改后联通极大地增强了与主流互联网企业的业务联系,强化了跨业融合,另外BATJ等也将成为联通的忠诚电商渠道。腾讯王卡+王卡宽带,为联通赢得了大量高流量年轻客户。从目前的情形来看,混改让联通融入了5G基础建设资金,也部分解决了其内部的管理问题,可以说混改是中国联通重新崛起绝佳契机。

  通信行业新业务研发不足,未形成引导型业务,管道化愈发加剧。从平台到内容,未能成功打造出强势产品,技术越发展,运营商面临的管道化压力持续加大。更有BATJ入股联通,加入运营商竞争后,新业务、新资费以及新概念等业态竞争必然加剧。更重要的是面临以BATJ为代表的主流互联网企业,还有“广电+内容”以及虚拟营运商的围追堵截,虽然这三家运营商企业都成立了互联网公司、投资公司,开展转型尝试,但是短时间来看,通信行业的出路只能是持续做好管道。

  组织结构僵化,灵活应变能力需要提高。基础电信运营商是标准的重资产+组织科层化经营模式,与互联网企业的“一点服务全国”,以及轻资产+组织扁平化模式有显著区别。从管理学和组织学的角度,组织架构模式匹配企业的经营模式才是最好的管理模式,竞争形势日趋复杂化的今天,仅靠固守传统体制,肯定是不合适的。如何优化现有的组织架构,需要借鉴学习。

  四、通信行业的出路

  一方面搞好自己的专业,就是持续做好“管道”经营,这也是运营商企业的看家本领,而且这也是中国制造2025等若干国家战略的基础条件;另外一方面要开展有序竞争,通信行业的价值首先体现在三家基础电信运营商的成长性上,提高了企业价值才能更好地提升行业价值,企业的价值没有了,行业的价值也就无从说起,皮之不存毛将焉附?一方面要积极谋出路,开展业务创新和大融合,争取在“内容”上有所突破,发挥好各家成立的互联网公司,让他们放手经营,真正开放才能搞活;另一方面强化合纵连横,吸纳相关行业,开创生态建设,三家都在相继成立投资公司,自己做不来的,可以买现成的,阿里、腾讯等企业依靠并发挥核心竞争力搭建生态平台的经营和管理经验,非常值得运营商好好研究学习。

  5G+NB是未来,在未来到来之前,三家运营商企业都应该主动反思一下过去走过的路,血淋漓和遍体鳞伤的教训完全可以成为成长路上的经验。不谋全局者不足以谋一域,不谋万世者不足以谋一时。路在自己脚下,就看你选择怎么走。

关键词: 4G 运营商

加入微信
获取电子行业最新资讯
搜索微信公众号:电子产品世界

或用微信扫描左侧二维码

相关文章


用户评论

请文明上网,做现代文明人
验证码:
查看电脑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