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夜蒸发400亿美元,英特尔站到悬崖边缘

时间:2020-08-01来源:创造一下

英特尔近日在财报中表示,由于自家的7nm芯片遇到技术问题,预计新产品可能2023年初才能推出,而这比其内部目标已经落后大约12个月之久。

同时英特尔表示,会从现在自己制造芯片的模式,转变成寻找代工厂。

受到这条消息影响,英特尔的股价随即暴跌18%,股市大跌造成股东财富缩水420亿美元。

在苹果、高通等厂家纷纷推出5nm芯片时,英特尔却迟迟卡在10nm的制程上,这不禁让人怀疑:英特尔的技术优势是否还在?


英特尔在制造端的落后

英伟达已经将自己在GPU芯片上的主导位置,转移到了自动驾驶等人工智能新领域,和劲敌英特尔拉开了不小的差距。今年7月,英伟达股价再创新高,市值达到2513亿美元,一度超越英特尔成为美国「最有价值」芯片公司。

另一家直接的竞争对手AMD,在2019年发布了第三代Ryzen 3000系列处理器,使用台积电7nm制成,成为业界首个7nm工艺的高性能X86 CPU,AMD预计2020年公司营收将增长约32%,同时5nm Zen4处理器将于2021年推出。


英特尔丧失竞争优势,主要是芯片制造上受限。如今能够进行设计、制造、封装、测试一条龙的公司,除了英特尔之外,就只剩下三星半导体了。

而在以前包括IBM、AMD、飞利浦、摩托罗拉等公司,都有自己的芯片晶圆制造厂。而厂家们纷纷放弃的原因,主要也在于芯片制程的难度。

我们常说的分子结构大概在100nm,而5nm的工艺精度,相当于把一根头发平均劈成一万丝之后的大小,其背后海量的研发费用,让很多芯片厂商望而生畏。

台积电在芯片制造上一家独大,自2018年量产7nm之后,现今其5nm工艺也开始大规模量产,近日又宣传其3nm工艺实现了巨大突破。

2014年,英特尔发布了第一代14nm处理器,到之后的10nm芯片,英特尔用了足足5年。

一夜蒸发400亿美元,英特尔站到悬崖边缘

英特尔的处境可以说是“非常糟糕”, 这也导致英特尔考虑放弃自制芯片的方案,转而和第三方晶圆厂展开合作,以获取更大的选择性和灵活性。


《彭博社》直言,英特尔将芯片进行代工生产,意味着英特尔所主导的半导体时代已经画下句号,“英特尔此举将放弃其50年来引以为傲的竞争优势。

芯片架构上的劣势?

此刻,英特尔的处境可以用“四面楚歌”来形容了。但除了在制造上被台积电打压,英特尔的芯片似乎在设计端也出现了问题。

在制造端,英特尔输在了制程,而在设计端,主要是架构的问题。

CPU里面包含了各种功能的硬件电路,就像一个庞杂的管弦乐团,而架构可以理解成让不同硬件协同工作的“指挥家”。


在电脑的发展史中,出现过很多风格各异的“指挥家”,它们大概可以被规划成两类,复杂指令集(CISC)和精简指令集(RISC),前者以X86为代表,而后者则以ARM闻名。


英特尔旗下大部分的桌面和服务器处理器,都是X86的架构,它们普遍有优异的性能;而ARM的运算则更为简单,所以它虽然不能达到很高的运算量,但发热和能耗控制良好。



2007年,苹果找到如日中天的英特尔,想让对方给自己第一代iPhone提供芯片,英特尔当时并不满意苹果的报价,同时判断iPhone的出货量最多百万台,不足以弥补自己的开发成本。

这个决定最终让苹果转投了三星设计的ARM架构处理器,事后证明,这是英特尔成立以来所犯下的最大错误。

一夜蒸发400亿美元,英特尔站到悬崖边缘

初代iPhone使用的ARM架构

个人电脑是一款效率工具,多任务处理和计算能力是关键,因此X86再合适不过,但到了移动互联网时代,手机的软件和APP都很小,不需要大的计算量,但对能效和续航的要求则更高,因此ARM成了主流。

Arm是英国的一家半导体公司,它实际上是一家设计公司,卖专利但不生产。

Arm公司专攻于ARM架构芯片的设计,下游的公司(比如苹果高通)依托Arm提供的方案进行定制和优化,然后把蓝图交给台积电去生产,Arm在这里主要赚的是专利费,在产品量产后还会收取一笔版权税。

一夜蒸发400亿美元,英特尔站到悬崖边缘

基于ARM架构的苹果A系列处理器


说直白点,如果手机处理器是一辆汽车,Arm提供的就是底盘,由厂商们来决定在这个底盘上做SUV、跑车,还是民用轿车。


在移动设备上,Arm芯片是一个不可撼动的存在。世界上有95%的手机和平板都采用了ARM的架构, Arm公司90%收入都来源相关的授权和版权费。


2016年,日本软银用320亿美元的现金收购了ARM,并让其退出股市。这是欧洲有史以来最大的一笔科技业交易,孙正义判断:

“采用 Arm 设计的芯片每年出货量达 150 亿枚,在手机市场占据主导地位的同时,也会在物联网浪潮中有至关重要的地位。"

ARM凭借出色的芯片设计,与苹果、高通、华为、三星等厂商构建起了越来越庞大的ARM生态。

在6月苹果举行的WWDC上,库克正式宣布了自研芯片的计划,准备在两年内,逐步把Mac电脑的上的英特尔处理器换成自家处理器。另一方面,亚马逊和华为,也推出了基于ARM架构的自研服务器芯片。

这意味着ARM已经从移动市场渗透到了英特尔所在的PC和数据中心主场。

证券分析师Mosesmann表示,英特尔在芯片制程上的瓶颈不只是7nm节点的延期,而是需要重整架构来实现翻身,这将造成英特尔在制程上的劣势持续5年、6年、甚至7年的时间。

英特尔需要第二次革命?

事实上,英特尔第二季度的财报发现,它的业绩表现依然乐观,总收入为197亿美元,创下历史记录。不过,英特尔7nm芯片的延期,和ARM架构对其业务的渗入更让人关注。

就像投资研究机构Bernstein在报告中写的那样,“坦率地说,英特尔的业绩数字都显得无关紧要。”

英特尔历史上也曾出现过一次重大危机。

1985年,英特尔最主要的业务其实是存储芯片。但日本半导体的发展和市场的衰落,让英特尔的存储器芯片成了亏损产品。

戈登·摩尔退位的那一年,英特尔亏损了整整1.35亿美元。倒霉的接任者格鲁夫向摩尔提出了一个严肃的问题:


“如果我们玩完了,你认为英特尔的接管者会采取怎样的行动?”


摩尔仔细想了想,无奈地回答道:“他们会完全放弃存储器生意。”


“既然如此,我们为什么不能自己从头开始呢?”


于是英特尔放弃了近20年存储器霸主的地位,把战略方向完全聚焦于微处理器。这一场变革,帮英特尔完成了一次凤凰涅槃,成为芯片行业地位不可撼动的霸主。

一夜蒸发400亿美元,英特尔站到悬崖边缘

  安迪·格鲁夫与鲍勃·诺伊斯、戈登·摩尔

35年后,英特尔再次走到了悬崖边缘,面对环境的巨变,英特尔又将给出怎样的答案?

短期来看,英特尔把芯片制造外包,会降低自己的利润空间,但长期来看,这会为英特尔节省一大笔研发开支,这会更具成本效益。

AMD曾经和英特尔一样采用了传统IDM(设计与制作一体)模式,在2008年,AMD剥离了制造业务,转向了专业设计。这一转型伴随着外界的质疑,而事实证明,AMD并没有被边缘化,英特尔也没有必要在芯片产业分工如此细化的今天全部包揽一切。

至于架构,苹果和亚马逊甩开英特尔也是因为其迭代缓慢,专心于设计的英特尔,如果能够在制程和性能上迎头赶上,依然可以依靠X86架构稳住自身在PC和服务器领域的地位。

另外,英特尔在AI领域已布局多年,从最近几年的收购案,可以看出英特尔在新赛道的押注,以及重心从传统芯片向AI芯片的倾斜:购的和AI芯片相关的公司:

英特尔的第二次革命,可能不再于重新夺回PC和手机芯片的市场,而是希望在未来,在无人车、AR头显、无人机等种种设备上,再次贴上「Intel Inside」的标签。


关键词: 英特尔

加入微信
获取电子行业最新资讯
搜索微信公众号:电子产品世界

或用微信扫描左侧二维码

相关文章


  • 用户评论

    请文明上网,做现代文明人
    验证码:
    查看电脑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