浅谈折叠屏设备的过去和现在

光电显示 时间:2018-11-15来源:极客公园

  把大屏幕像书本一样折叠起来揣进裤兜,这件事已经不再只存在于科幻作品中。

  一个月之内,国内柔宇科技、韩国三星电子,一前一后分别发布了自家的可折叠柔性屏手机,无论是柔宇科技的FlexPai还是三星的Infinity Flex,都宣布产品量产在即,柔宇已经开售,三星则将在2019年备货100万部,厂商们来势汹汹。

  从2016年小米发布MIX手机并提出“全面屏”概念后,近两年时间,手机厂商纷纷在这一方向上卯足了劲,苹果也在iPhone X上尝试了大胆的全新设计,似乎没有人觉得这一概念即将过时。但突然间,可折叠柔性屏手机作为挑战者陆续出现,似乎标志着新时代即将来临。

  无论是普通用户还是数码爱好者,看到这样的消息都会好奇和疑惑。好奇的是这种曾经在科幻电影中的产品究竟能带来哪些改变?疑惑的是这到底会不会只是厂商的一厢情愿?这种设备的未来究竟会怎样?要想知道这些答案,我们不妨一起看看,折叠屏设备的过去和现在。

  全面屏之前吹起的风

  罗马非一日建成,当很多人为柔性折叠屏手机争论,好奇它为何这么快就出现时,一个容易被忽视的事实是,柔性折叠屏手机这股风其实已经吹了很长时间。

  我们今天看到的折叠屏是从柔性显示屏进化而来,施乐最先在1974年提出了柔性显示屏的概念。这种可以像纸一样弯曲,又能直接显示图像的材料一直都很吸引人,但在很长一段时间都不能从实验室走出,因为要将屏幕材料变得更薄更轻,还要保持其功率和耐用度,甚至是显示出丰富色彩,如此复杂的要求对于量产来说并不容易。

  这件事最终在厂商那里有了一些答案,屏幕制造商Plastic Logic在2012年制造了号称“牢不可破”的柔性显示屏,其材料完全由塑料制成,还在2013年展示了和英特尔共同打造出的柔性屏手机MorePhone。手机厂商中,索尼、三星等也差不多是在同一时间对柔性屏幕产生了浓厚的兴趣,并开始了相关技术研发。

  硬件之外,另一个难点在于人机交互,如何为柔性显示屏提供适合的人机交互系统?这件事其实并不简单,不同于我们都在使用的电脑人机交互,其主要操作集中在鼠标和键盘的组合上,生活中的电视机交互则通过遥控器完成,这些方案在柔性屏上统统都不够自然。

  面对这个问题,同样是来自施乐的科学家Vertegaal教授,他提到了一个可以通过有机用户界面(Organic user interface,简称OUI)来进行的系统交互方式。这一概念与传统的图形用户界面(GUI)相区别,并在随后以研讨会的形式确立了三点核心规则,这些都指导了如今的交互设计:

  第一,输入等于输出。柔性屏幕的输入和输出应该区别于传统设备。传统设备输入和输出在物理上相互分开,比如使用电脑需要通过鼠标或者键盘,在OUI上,用户交互的轨迹应该基于屏幕表面。

  第二,功能等于形式。界面的形状决定了它的物理功能,反之亦然。比如球形多点触控界面特别适合地理信息界面,在OUI上,界面显示出的是球形,就应当能和真正的球形那样进行操作。

  第三,形式遵循流程。区别于传统显示屏的柔性显示屏拥有自身的物理变化,因此不同状态应当与操作产生一定关联,OUI中,比如可折叠的屏幕,折叠的同时应当具有不同的指令反馈。

  OUI的提出为柔性屏设备带来了系统交互上的解决方案,连同智能手机厂商在硬件方向上的尝试,为柔性屏设备走向市场提供了一个机会,伴随采用柔性屏的手机厂商越来越多,厂商终于有机会再往前迈一步,朝可弯曲甚至可折叠的屏幕进发,首当其冲的就是可穿戴设备。

 可穿戴设备的尝试

  2014年年第,日本众筹网站Makuake上线了一款特别的众筹产品——一块E-ink显示屏手表。这款产品并没有像其它智能手表一样拥有各种各样的信息提醒、展示等功能,但整块手表是由一块柔性的电子纸屏幕构成,这意味着当你戴上它时,从表盘到表带,都是货真价实的完整版电子墨水屏。

  这款当时引发轰动的手表来自索尼,被称为FES Watch,它创新的将显示屏弯曲作为表带的设计,让整个手表从表盘到表带,拥有了“百变”的能力,加上电子墨水屏黑白分明的显示效果,无论外部光线如何,都能清晰地显示内容,无疑带给很多人一种科幻感。

  索尼把电子墨水屏做成了可弯曲表带,另一边的三星也没有闲着,2014年推出的三星Gear Fit上,三星把自家的AMOLED屏幕弯曲,成了更贴合手腕的智能可穿戴设备,相比电子墨水屏,提供强大色彩显示的AMOLED屏幕无疑带给大家更多想象空间。

  不论是索尼还是三星,在可穿戴设备上的尝试无疑都在探索柔性显示屏的更多可能。一方面,智能可穿戴设备和智能手机一样,已经是人们生活中的一部分,从日常操作层面都在考验材料的耐用性和可靠性,这为更进一步的折叠屏打下了硬件基础。另一方面,在探索可弯曲的柔性显示屏时,手腕设备也迫使厂商寻找出更多交互可能,这对于人机交互来说十分重要。

  这里以索尼FES Watch为例,在默认情况下,这块手表不会显示时间,显示的是漂亮个性的图案。但当你抬起手做出看手表动作时,表盘和表带的图案将会一起变化并显示时间。这就是“动作感应”功能,即当表盘从与地面垂直的状态变为水平状态时,显示时间,时间显示将持续4秒,之后恢复到不显示时间的状态,这自然也是交互上的一大亮点。

  从弯曲柔性屏的可穿戴设备上,三星、索尼这样的厂商无疑积累了关于柔性屏材料的耐用性和实用性数据,也有了操作交互上的宝贵经验。但要把柔性屏对折起来创造不同于以往的手机产品还远远不够,在柔性折叠屏手机出现之前,另一种产品——双屏折叠手机则为今天的柔性折叠屏手机探索提供了更多宝贵经验。

  从折叠手机到柔性折叠屏手机

  说到双屏折叠手机,相信正在阅读的你第一时间会想到2016年发布的中兴天机Axon M手机,这款产品拥有两块屏幕,在日常状态下可以单屏操作,和普通手机没有区别,但在需要大屏交互时,则可以像翻书一样一分为二,变成完整大屏。

  中兴Axon M对于双屏手机的交互提出了三种设想,包括两块屏幕合二为一成为完整屏幕的大屏模式,也有两块屏幕各司其职的分屏模式,还有一种被称为镜像模式,可以通过对折将手机直接立起来。

  双屏幕加入让中兴Axon M的交互看起来的确有些不同,但实际上这样的尝试从2011年的京瓷推出的Kyocera Echo就能看到,在当时的产品上,两块屏幕也能弄个合二为一,提供更多屏幕内容,但并没有引起多少轰动。

  从iPhone一代走来,手机厂商的尝试并不少,但双屏折叠手机似乎从未获得过成功。究其原因,也许不仅仅是硬件层面没有达到预期,更重要的是这类产品的交互没有发生重大变化,因此从使用层面也没有实质性改变。

  这件事听上去有点可惜,但却给了柔性折叠屏手机很多宝贵经验。如iPhone在硬件和软件上近乎完美的结合带来的化学反应那样,硬件成熟时,如果没有软件上的变化和交互上的变革,那这样的产品似乎并没有办法能够长久存活下去。

  所以当三星发布了Infinity Flex之后,以此为基础,它们决定与Google联手共同开发可折叠手机软件界面,而在演示中,我们似乎已经能够看到,在交互变化之后,柔性折叠屏手机开始展现出另一种我们想象中的样子:

  当它合起来时,它的外屏是一个4.95英寸的普通智能手机,屏幕虽然不大,但便于携带,并且足够日常使用,而当你需要进行办公,或者影音娱乐时,打开它就会看大7.3英寸的大屏设备,足够当作平板使用。

  如三星首席执行官高东真所说:“我们已经克服了许多障碍,包括让折叠线隐形。我们只需要提供用户界面的详细信息即可。”他认为改变的契机在于真正的交互变化,因此三星并不想做一款“人们很快就会厌倦的产品”,对于2019年这款产品的量产,官方说法是备货100万部,显然并非“玩票”性质。

  而Google官方来自Android项目的副总裁戴夫·伯克(Dave Burke)说法似乎更加确认:“这是一个令人兴奋的概念,我们希望看到几个Android制造商的可折叠产品。”看来这的确将是柔性折叠屏手机离我们最近的一次。

关键词: 折叠屏 可穿戴设备

加入微信
获取电子行业最新资讯
搜索微信公众号:电子产品世界

或用微信扫描左侧二维码

相关文章


用户评论

请文明上网,做现代文明人
验证码:
查看电脑版